<s id="owpcw"><object id="owpcw"></object></s>
  • <th id="owpcw"></th>

  • <em id="owpcw"></em>
    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中國互聯網出海一周頭條 我們一起看真相聊大事兒 | 白鯨出品173期

    zhaolisa  ? 

    本欄目是由泛互聯網出海服務平臺——白鯨出海,專為出?;ヂ摼W人打造的資訊周報。我是鯨小白,下面我們一起來看看,本周出海圈兒有哪些值得關注的消息。

    應用出海

    新品13期 | 這兩家公司分別在元宇宙、視頻社交領域找到了藍海

    本期新品專欄介紹了 5 款 App。從 2021 年 3 月份到現在,BUD 大變樣。變得真正的有趣了,平臺定位也從側重宣傳 Z 世代虛擬社交轉換為宣傳元宇宙社交,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并不只是蹭熱度,而是真的在嘗試構建高自由度的虛擬共創空間。

    目前應用主推且廣受用戶好評的是 3D 地圖功能,用戶既是虛擬 3D 空間的游客,同時也是空間的創作者。值得注意的是,目前 BUD 上已經有用戶自發組成了工作室進行素材和 3D 地圖的創作,且在不斷招人納新,一些比較熱門的工作室甚至要求用戶有 3 張百贊以上的地圖。

    1.png

    Dateup 是一款 2021 年 6 月才上線的、專為高個子女生打造的約會交友 App,目前僅面向美國市場開放。

    用戶在 Dateup 中有兩種身份,一是會員、二是訪客,而關于成為會員只有身高一個硬性條件,即女生身高在 172 厘米以上、男生在 182 厘米以上,而身高不符合標準、但喜歡高個子伴侶的僅可以注冊成為訪客。

    Dating 賽道有細分人種、宗教、年齡、收入的,但是以身高作為劃分標準的還真是不多,雖然Dateup 很難成為一個估值百億的公司,但也至少會因為滿足一些用戶真實需求成長為一家“小而美”的公司。

    另外 3 個新品分別為 Hello Sweet Days、Mingout 和 CrowdParty。

    一個概念或者一個模式熱起來之后,這個賽道就會出現更多的競爭者,比如元宇宙、比如遠程視頻,但很多時候這些熱門的主流賽道最后都會變成大廠的戰場,到后來小公司連入場券都很難拿到,更別說一戰之力,但是如果能在看到機會之后,探索熱門賽道的上下游機會或者賽道分支或許會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不論是做 3D 地圖的 BUD 還是做視頻破冰的 CrowdParty,都是找到了熱門賽道下的新機會。

    基本實現盈虧平衡、用短期利益換長期增長,李學凌是個有趣的人

    北京時間 8 月 19 日凌晨,歡聚集團發布了 2021 年 Q2 財報。值得欣喜的是,根據財報數據,繼 Q1 BIGO 業務實現首季度盈利后,在 Q2,歡聚集團在剝離 YY Live 后,首次在非 GAAP 準則下基本實現了集團層面的盈虧平衡。財報發布后開盤,股價上漲 9%,報價 44.86 美元。

    2.png

    在 2019 年第一次跟蹤歡聚財報的時候,覺得這是一家營收“不太健康”的公司,或者說其收入不夠多元化。

    但在過去的兩年里,歡聚經歷了出售虎牙和 YY、海外疫情、印度封禁等諸多變化,營收仍舊堅挺,且持續正向增長。這也在一定程度上說明,營收方式只是決定營收金額或營收預期的因素之一,更重要的還是產品對用戶足夠有吸引力。

    根據財報顯示,Q2 營收增長的主要原因是 BIGO 直播營收的增長推動所致,BIGO Q2 營收為 5.98 億美元,較上個季度增長 1700 萬美元。

    毛利潤=營收-成本。營收增長,我們在上文提過了,但其實主營業務成本也在上漲,Q2 主營業務成本為 4.58 億美元,同比增長 32.2%,環比增長 64.1%。這個成本并不是一個小數目,只能說更多的成本換來了更高的收入。

    除了數據變化,另一個更值得關注的其實是成本用途。

    在 Q1 財報中,歡聚提到成本的增加主要是由于,收入分成&內容成本的增加以及全球市場營銷推廣的力度加大,而在 Q2 財報中,歡聚則去掉了關于營銷推廣的表述。這一點,在 Likee 的買量變化上尤為明顯。

    根據 App Growing Global 數據,Likee 在過去 90 天僅投放了 2381 個廣告素材,盡管筆者在 Q1 財報中就有提到“Likee 的廣告投放強度自 2020 年 Q4 到 2021 年 Q1 到 Q2 其實是在遞減的”

    3.png

    李學凌在分析師會議上指出“ Likee 目前的重點,還是回歸到產品和內容生態,尤其是激勵作者和社區培養這方面,是公司從一季度就開始做出的改變”。顯然,歡聚內部將 Likee 的發展階段從大手筆買量的野蠻生長階段逐漸過渡到了提高用戶活躍度、生產社區優質內容以及提高 ARPU 值的狀態。

    Likee 的 MAU 為 9230 萬,較去年同期的 1.53 億同比下降 38.6%,環比下降 24.6%,原因有二:一是印度封禁影響、二是投放預算縮減。

    還是那句話,這并不一定是個壞事兒,把買量的錢用于留存、把拉新的錢用在促活,對于 Likee 或許更是一個好的選擇。

    中國短視頻出海三大巨頭,TikTok、快手以及 Likee。前兩者在國內有長期的運營和實踐經驗,因此很多國內的玩法都可以嘗試復用到海外,而對于 Likee 而言,優勢在海外經驗、而不是短視頻運營經驗,因此其實是需要一定的時間聚焦在某一個或幾個市場來深研“內容生態”,從而讓自己的“短視頻”基因更加明顯。

    內容生態既包括促進當下內容創作者進行優質內容生產,也包括培育下一波優質內容創作者,同時也包括流量的分配、創作者的篩選、創作者變現等等。

    這或許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如果 Likee 想要成為真正的短視頻內容平臺,那么這個功夫可以說非花不可。

    不止 Likee,Hago、BIGO live 在 Q2 都有不少新動向。

    盡管,歡聚旗下產品仍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甚至在成本側的增長以及 MAU 數量的下降會引起部分恐慌,但愿意放下短期效益來推動長期增長的公司還是少數、且有趣的。

    游戲出海

    單日收入超「王者榮耀」,這款“邊玩邊賺”的無聊游戲強勢出圈了

    “非專業玩家玩游戲能賺錢?騙人的吧?”也許大部分人在第一次聽說“邊玩邊賺(Play-to-Earn)”模式的時候,腦海里都會涌現出這樣的質疑。

    “邊玩邊賺”指的是,玩家需要花錢才能開始玩游戲,當然,更重要的是,他們也會在游戲中獲取獎勵,而獎勵可以用來換取法幣,也就是我們所說的“賺錢”。

    盡管聽起來很離譜,但實際上,普通人玩游戲能賺錢,并且能賺不少錢已經成為了一個現實。最近最火的邊玩邊賺游戲就是 Axie Infinity。

    4.png

    在 Axie 大火之前,說到“邊玩邊賺”,大家想到的要么是專業的游戲玩家,要么是網賺這類見不得光的黑產,國內尤其如此。

    盡管加密貨幣尚未在全球大范圍合法化,但 Axie Infinity 代表的“邊玩邊賺”模式似乎宣告著游戲開始正式脫離純粹娛樂,而變成普通人也能涉足的謀生方式。

    實際上,Axie Infinity 從可玩性的角度來說,完全不能與傳統的游戲相提并論,它的頁面也游戲設置會讓你一秒回到 2008 年的 4399 小游戲和摩爾莊園,相比 DOTA 這樣手腦并用的游戲,簡直就像是過家家。

    雖然已經出現了 Axie 這樣單日收入直逼王者榮耀的鏈游,但從這個角度來看,鏈游于傳統游戲,又是小巫見大巫了。

    未來,一切都將游戲化?

    社交與游戲之間的融合,在此前幾年內一直都是移動產業發展的大趨勢之一。在擁有了社交元素的加持下,游戲就不僅僅是玩家為了娛樂自己才會登錄的臨時平臺,轉而成為了人們尋找并維系人際關系的一大渠道。年輕人都在吃雞游戲和王者榮耀里面社交了,體現的就是游戲與社交融合后能夠承接的用戶需求。

    5.png

    受到消費者歡迎的不只是帶有社交元素的游戲,許多帶有社交元素的移動平臺也在逐步擁抱和接納游戲元素,進一步擴大用戶群、增加活躍用戶數量。游戲和社交這兩個元素在目前的移動市場中已經越走越近,那么這二者之間的歷史淵源來自哪里?它們又會為今后的移動市場帶來什么樣的發展?

    為尋求答案,白鯨出海特別編譯 Bessmer Venture Partners 專欄《Why the next big consumer platforms are social games》,從社交游戲的歷史沿革探究社交與游戲這兩大元素的發展軌跡與未來。

    由于新冠疫情的全球流行,全球數十億人都被迫進行長達一年乃至更長時間的居家隔離,游戲成為了娛樂和社交的重要渠道,人們日益增長的孤獨感也促進了游戲的普及。

    為了消解孤獨感,早就有游戲相關社交平臺應運而生,例如「Twitch」和「Discord」。在這些平臺中,玩家既可以觀看別人的游戲直播,也能圍繞著自己常玩的某款游戲創建討論群。

    這就引出了社交產業的兩大趨勢之一,即游戲日趨社交化。

    第二個趨勢則是游戲機制開始滲透到其他平臺。許多以消費者為導向的企業開始意識到,游戲機制能夠加強用戶粘性,因此不少線上服務也開始致力于提供游戲般的用戶體驗。

    各大非游戲類平臺加入游戲元素的本質,實際上是向用戶賦權,讓用戶獲得一定的特殊技能,在平臺上實現進一步的功能和內容探索,并最終得到相應的回報。游戲元素利用了人們對自身的許多愿望,比如與他人相互競爭并取得勝利等,讓用戶得到完成愿望的滿足感,進而提高平臺的用戶留存率。

    隨著移動產業進一步發展,移動產業中的各類體驗也將進一步添加游戲元素。

    頭部時尚品牌也是融入游戲元素的先行者,其中 Gucci 更是在最近發布了 NFT(非同質化代幣)時裝系列,同時也在移動 App 中推出了官方手游。

    電商出海

    「SHEIN」也入局的大碼服裝市場:850億美金規模,頭部品牌只有4%滲透率

    SimilarWeb 在 7 月按時發布了 Q2 在美國增長最快的 25 個 DTC 品牌排行榜,榜單抓取了一個季度內各品牌 PC 和移動端網站的訪問量,排名則以網站訪問量的季度同比增長率作為標準。

    6.png

    7.png

    本次榜單中「11 Honoré」是一個主做大碼女裝的品牌,網站訪問量季度同比上升 143.4%。而這個快速增長的品牌背后,是一個可能反大家常識的大賽道,而且同業競爭并不激烈。

    截至今年 5 月,「Torrid」擁有 340 萬活躍用戶,但也只滲透到不到 4% 的美國大碼女性人群。怎么看,大碼女裝都是一門好生意。但大碼服裝賽道的熱鬧并不只體現在大量玩家入局,同時也有很多品牌進入又退出,這是因為大碼服裝的合身程度和舒適度并沒有人們想的那樣容易實現。

    總結來看,單看美國市場,大碼女裝賽道存在規模大、用戶消費能力好且同業競爭相對較小的狀態。

    在這條賽道上同樣有中國品牌的身影。「Bloomchic」成立于 2020 年,創始人來頭不小,是當年鼎鼎大名的美特斯邦威創始人周成建的兒子胡周斌。當人們為美邦從榮華走向落寞感到惋惜的時候,胡周斌在美國做的這個大碼女裝品牌,似乎在告訴我們,這個家族企業其實還活躍在市場中,只是換了一種方式。

    8.png

    「Bloomchic」的主要消費市場在美國,中國、日本也占有一定比例。單從網站月訪問量來看,23.3 萬的月訪問量遠小于「Torrid」的 1557 萬,但卻是「11 Honoré」(6.52 萬)的好幾倍。但這樣純數據上的對比實際并不客觀。因為「Bloomchic」的定位與其余二者都不相同,如果「Bloomchic」聚焦的不是大碼賽道,大概率會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快時尚品牌了,因為它無論從定價、產品定位還是網站 UI 設計都和之前的「SHEIN」、「Justfashionnow」等快時尚品牌如出一轍。

    值得注意的是,大碼男裝的潛力也不容忽視,最近,「SHEIN」也在積極洽談大碼男裝供應商。

    在TikTok賣號,每月躺賺十萬

    買賣 TikTok 賬號是一個新生意,大多團隊都是 2020 年底才入局,有傳統的跨境電商從業者、短視頻從業者,也有打擦邊球黑產、二類電商從業者,能夠走到一個小行業中,共同點是對于錢的嗅覺特別靈敏。

    很多商家押寶 TikTok 全面開放電商的可能性。用戶數量最多,消費能力強的美國市場更是具備極大的吸引力。近期,業內傳出消息,TikTok美國的小黃車和初創功能也開啟內測。盡管這個消息未能得到官方確認,卻足以讓賣號生意更有吸引力。

    于是,正規軍開始進入。在杭州、深圳,已經有多家自身 MCN 的內容團隊、或是從阿里國際站、shopee 等出身的專業供應鏈團隊開始融資布局 TikTok,爭取搭上第一波班車。

    9.png

    TikTok 上的億級流量即將來襲,先入局者激動不已。但從總體上來看,前期試水的依然以小商家為主, 品牌商家仍在觀望。

    橙意出海 CEO 王若輝在 2020 年從抖音 MCN 業務轉向 TikTok,要在這個新平臺上打造自己的“小米優選”。據他觀察,目前市場上在做 TikTok 生意的人主要分為四類。其中最活躍的一類是利用現有的流量紅利,直接變現撈錢的人。這其中包括賣號,針對 C 端做培訓,每個培訓課程賣到 7000-10000 元,其實是借助信息差賺錢。

    目前,TikTok 電商之路還未完全明朗。因此大部分商家把大規模商業化的預期放在了半年到一年之后。

    無論如何,這場狂歡還在繼續。

    名創優品發布Q4財報,海外業務營收超5億人民幣

    2021 年 8 月 19 日,名創優品(MNSO.N)公布了截至 2021 年 6 月 30 日的 2021 財年 Q4 財報(未經審計)。

    財報數據顯示,2021 Q4 財季,名創優品實現營收 24.73 億人民幣,同比增長 59.2%,環比增長 10.9%,符合公司預期。其中,國內業務貢獻營收 18.03 億人民幣,同比增長 42.6%,海外貢獻營收 5.26 億人民幣(合約 8150 萬美元),同比增長 179%,海外收入增長主要得益于全球疫情整體好轉后,海外業務正在恢復。

    10.png

    第 4 財季,公司共增加了 162 家線下門店,全球總門店增至 4749 家。其中海外門店新增 35 個,開業地點中有 4 個新的國家,截至 6 月 30 日,公司海外門店總計 1800 家。雖然全球疫情整體好轉,但局部地區疫情仍然嚴峻,財報披露,截至 6 月 30 日,海外仍有 205 家門店未恢復營業。且從下圖財報截圖中可以看到,海外自營店本季度環比減少 2 家,新增的門店采用的是第三方合作模式或分銷商運營方式。

    漫畫出海

    網文&漫畫出?!叭龂鴼ⅰ保ǜ阶钚掳灼?/span>

    今年以來,韓國最大的漫畫平臺 Kakao 分別以 5.1 億和 4.5 億美金的價格收購了美國的漫畫閱讀平臺 Tapas 和小說閱讀平臺 Radish,而韓國的另一大漫畫平臺 Naver 則是在今年年初以 6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北美最大的小說閱讀平臺「wattpad」。

    11.png

    收購動作完成之后,黃色 App 屬于韓國廠商(方框自己做,圓圈為收購),紅色 App 為出海 App。

    跟中國廠商一樣,日本和韓國的內容出海廠商同樣把美國作為主戰場。根據 Facebook 發布的網文出海白皮書顯示,美國是網文漫畫的出海重地,2019 年美國電子書消費者的年度平均支出為 19.7 美元。

    而相比與中國內容廠商,日韓廠商的優勢似乎更大,兩個國家目前都已經孵化出了全球化的超級 IP,日本作為全球動漫產業大國不用多說,韓國的超級 IP 《我獨自升級》上線兩年就獲得 1.7 億元的收入。

    相比于日本漫畫,韓國在移動端漫畫的對外擴張方面更加活躍,商業化也更強。而中國出海廠商跟這兩個國家的玩家相比有怎樣的優勢與劣勢呢?

    首先,在網文出海方面,中國出海廠商是要強于日本和韓國的。第二,中國的網文出海 app 雖多,但是在知名 IP 的塑造,到 IP 全產業鏈的形成上都處在比較前期的階段,哪怕是頭部的「Dreame」、閱文也沒有誕生出在海外知名度特別高的 IP,跟日韓擁有更加成熟的 IP 相比,中國出海廠商玩家雖多但是這種零敲碎打的模式似乎難以破圈,也不夠長遠。

    再上一層,需要中國廠商在內容出海的鏈條上做更多方面的布局和協同,需要做更優質和本土化的內容和破圈能力,才有可能在未來的競爭中,守住并逐漸擴大自己的陣地。

    在這之中,通過日韓兩國的一些操作,也許可以看到內容破圈(全球化)上的一些新思路。   

    首先是在出海的過程中在內容層面的再創作。另外從廠商的戰略層面來看,日本和韓國漫畫都很擅長與目標市場的廠商進行合作或收購。

    12.jpg

    中國的網文出海仍然處在快速發展階段。不過通過跟鄰國日本和韓國的內容出海對比,可以看到雖然中國的網文出海走在了前面,但是內容在海外市場的本地化、IP 打造等方面其實都還存在著一定的差距,而這些都是接下來內容出海廠商追趕競爭對手的過程中必須要面對的挑戰,而通過各方面合作,可能會加速內容出海的進展。

    本文相關公司

    BIGO TECHNOLOGY PTE. LTD認證

    YY認證

    本文相關產品

    TikTok

    TikTok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Android

    所屬類型:應用

    imo video calls and chat

    imo video calls and chat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Android

    所屬類型:應用

    BIGO LIVE-Live Stream, Go Live

    BIGO LIVE-Live Stream, Go Live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Android

    所屬類型:應用

    Likee - Let You Shine

    Likee - Let You Shine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Android

    所屬類型:應用

    Hago - Chat, Live, Game

    Hago - Chat, Live, Game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Android

    所屬類型:應用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